© Bramasolo-photo
Powered by LOFTER

最懷念小時候早起上學,腳邊小路的葉子上總是白白的一層,每次都有一種下過小雪的錯覺。那樣的冷清與安靜總是令人欣喜⋯而如今,這樣的白霜卻很難再見到了⋯
照片攝於南京,去明孝陵的那個清晨,陽光還不強盛,霜還未逝⋯

月亮隐去如一团雾气

蒙胧的夜晚满是呢喃

紫色的花朵铺了一地

我囿于这回旋的隐秘

这城市刚被雨水浇过

被灰尘洗过

被晚霞浸润过

而夜一来临

就藏起全部夏天的踪迹

我浸在蓝色里

黄色的光线挑拨着我的神经

庭院是空的

还有天井

什么时候 你未注意的时辰里

填满了温柔的告别

你和宋冬野的歌,娄烨的电影,是我关于那个下雪的北京的全部浪漫怀想。
有些寂静和冷清的北京,却全然没有上海苏州那种辗转缠绵的忧伤,北京连悲伤都是整饬和肃穆的,那是一杯冬夜的酒,断肠、醉人,可咽下去之后是温暖,是那种不知何处而来的淡淡笼罩着你的人情味,这时倘若配点雪,就可成诗了。
而那个时候,北京就是你,歌是你,酒是你,冬天也是你,你是那段时光从不露面却无所不在的使者。
而现在北京落了新的雪,辗转了新的季节,我再见它也只能轻描淡写,再也无法触到那个冬日悲伤的内核。而现在有了新的歌,新的悲喜,新的与你无关,我依旧爱啊,可是放佛再也无法那么深了……我会忘记这后来嫁接的一切,在某个春日阳光明媚的上午。
而那个冬...

温暖的太阳照着
冬天的花
故事从头
我对你依然心动

昨天晚上我梦见你
你没有说话
你启动你的唇
我尝试着阅读
梦却被海水灌满

原来,失眠是因为想念一个人…

在诚品书店淘到的一本mini诗集

唯有美食与诗歌不可辜负…

台北一条普通的巷弄……我想我被吸引应该是因为路灯下那些茂密的绿色植物吧!

日本清酒屋,这个和小器是同一家企业的,装修风格都一致。店员非常有礼貌,进门出门要和你打两次招呼…

原来是卖家具的,周身都是玻璃结构,你走一圈便可窥知里面景象…

设计感十足的店铺,就藏在寻常巷陌里边…

一隅~

我问店员,这家店跟奈良美智有什么关系啊?穿着个性的店员回答:哦,没什么关系,我们老板喜欢而已。

在晚上邂逅的一家小小服装店,暖黄色的灯光从屋子里倾泻出来,衬着旁边的绿色植物,真是这夜里一个温柔的去处…

一隅~那天荡在台北的小街巷,邂逅这间简单的小铺,刚刚好快到夕阳西下的时刻,暖暖的阳光衬着这些原木色更加漂亮。店里有一位穿着日式的长发男子在挑选器物,可爱的店员跟他随意地交谈着…“先生,您是刚搬到台北吗?”“嗯,我刚刚结婚…”
我们随意闯入与擦肩的独特时空,不过是别人的日常与柴米油盐…

桌上的物品,它们排列成一种有序的形状,比文档中的分散式对齐还要迷人…

当落日的余晖透过玻璃照到这些器皿上时,它们仿佛都活了过来,连空隙都有了生气…

寂寞的人坐着看花
郑愁予
――东台湾小品之一
山巅之月
矜持坐姿
拥怀天地的人
有简单的寂寞
而今夜又是
花月满眼
从太鲁阁的风檐
展角看去
雪花合欢在棱线
花莲立雾于溪口
谷圈云壤如初耕的园圃
坐看峰峦尽是花
则整列的中央山脉
是粗枝大叶的

2015.06.05 于花莲

很多植物都叫不出名字

让人微醺的花,看着就醉了

在这里很舒服哟,我也有叶子衬托了……

鸡蛋花落得哪儿都是…

1 / 3
TOP